走出去智库:欧盟新产业政策助力冠军企业与中美竞争

  走出去智库(CGGT)观察到,今年2月,欧盟委员会反垄断机构否决了西门子和阿尔斯通公司的合并业务,裁断此类合并或对欧洲轨道交通市场形成控制。这一裁决招致法德政经界的不满及吐槽。法国总理菲利普抨击此乃错误决定;德国总理默克尔质疑,“这种方式能否培养出真正的全球竞争者”。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欧洲政经界对政府扶持企业运营的做法颇有微词,认为产业政策是“陈旧、过时、国家主义的一部分”。但在近期法德涉及本国乃至欧洲产业计划的辩论中,赞同“动用政府力量”“让政府入股战略性企业”的呼声越来越大。

  欧盟为何推出新产业政策?进展如何?今天,走出去智库(CGGT)刊发界面的分析文章,供关注全球化产业竞争的企业管理者参考。

  要 点

  1、欧盟将在未来五年之内依托5亿人口的内部市场,制定与时俱进的产业政策,以确保数字化转型以及欧洲的数字主权。

  2、越来越多的欧洲政客开始认识到,恪守自由竞争而对市场“袖手旁观”的理念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合时宜,对产业政策一刀切地说不,将导致欧洲在与中美两大国的竞争中严重落后。

  3、依据《德国国家产业战略2030》及《新工业法国》的规划,两国在柏林签署了《德法共同产业政策宣言》,其中就包括给予重点行业以财政补贴、改革欧盟反垄断法案以促进垄断性的欧洲冠军企业的诞生,甚至是由政府牵头组建垄断性企业。

  正 文

  “看得见的手”终于出手了。7月4日,波兰、法国、德国三国经济部长在波兰波兹南签署了一份共同宣言,旨在改革欧盟现行的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

  共同宣言提出了七点倡议,包括要求欧盟委员会放松对涉及欧洲企业并购的反垄断审批,加强对硅谷巨头的监管,重新评估外国企业、特别是美国科技企业对欧洲初创公司的“恶意”收购,欧委会牵头以促进欧洲企业间合作等。

  这也是除德法之外的欧盟成员国首次对欧盟于上个月公布的战略规划给予积极回应。6月20日,欧委会正式公布了被外界称为“欧洲版五年计划”的《战略规划2019-2024》(Strategic agenda 2019-2024)。

  除了并不怎么务实的“保护欧洲公民及自由”“建设公平公正的欧洲社会”之外,该计划首次将产业政策这一议题列为四大重点之一。而上一个周期中的“促进经济增长及青年就业”以及有关难民危机的内容,此次则已不见踪影。

  根据新计划,欧盟将在未来五年之内依托5亿人口的内部市场,制定与时俱进的产业政策,以确保数字化转型以及欧洲的数字主权。

  夹缝中的欧洲人

  作为政府引导产业发展方向、推动产业结构升级,使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框架,一直以来产业政策都被不少欧盟成员国视为无效率的政府插手市场经济的借口,甚至是走向计划经济的阴谋。

  德国工业协会(VDI)就一直强调,只有看不见的手才能筛选出真正能够面向未来的企业或行业,新兴行业不可能是靠规划而得来的。更何况德法意等欧洲大国目前都面临着电价过高、基建落后、税收制度改革滞后等严峻问题,在反对者看来,这些问题才是各国政府应当着手解决的本职工作。

  正因为以德国为首的中欧、北欧部分国家之前的阻拦,全欧洲范围的产业政策从未能在欧盟层面得到落实。

  不过,随着欧债危机后欧洲大国长期的经济停滞、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经济持续复苏以及中国企业的崛起,越来越多的欧洲政客开始认识到,恪守自由竞争而对市场“袖手旁观”的理念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合时宜,对产业政策一刀切地说不,将导致欧洲在与中美两大国的竞争中严重落后。

  欧洲仍在发展,但和美国人相比却显得老态龙钟。6月26日,《德国商报》公布了一份统计数据:2018年美国500强企业共录得7230亿欧元的净利润,同期欧洲500强企业的净利润仅为5480亿欧元。而在金融危机前夜的2007年,欧洲500强的净利润(5840亿欧元)却还能够稳压美国500强一头。

  仅仅是苹果、谷歌及脸书三家科技巨头去年录得的净利润就比德国DAX指数30家企业的净利润总和还要多。在全球科技企业市值前十的排行榜上,也同样看不到任何欧洲企业的身影。

  除了已经领先一个身位的美国人,欧洲人在某些关键行业也同样落后于中国人。

  当欧洲人还在为默克尔政府制定的100万辆电动汽车计划流产而惋惜不已之时,当大众用户还在为车用动力电池“make or buy”(生产还是购买)犹豫之时,来自中国的宁德时代(行情300750,诊股)却已经在6月25日宣布追加18亿欧元扩建位于欧洲的电池工厂。欧洲车企或新能源运营商为储能方案而环顾供应链之时,三星、宁德时代、松下、LG化学都已经在欧洲站稳脚跟,而同等规模的欧洲供应商在哪?没有。

  另一桩因缺乏政策指导而导致群龙无首的案例则发生在7月4日的布鲁塞尔。当天欧盟28国的交通部长们以21票对7票否决了欧委会提出的无人驾驶通讯协议标准统一法案。

  今年4月以来,以基于WLAN的IST-G5技术和基于5G的C-V2X技术而划分的两大阵营就一直争吵不断。前者在技术上更加成熟,数百米的信号传输范围也更具优势;而后者的优势则体现在更快的传输速度上,且可以在现有的LTE技术上加以改造以满足自动驾驶通讯的要求。

  最终欧委会选择了IST-G5而抛弃了C-V2X技术。其中最为关键的原因在于,C-V2X标准起源于中国的LTE-V2X技术,基于5G的特性更是会放大欧洲通讯业落后于华为的这一重大短板。

  相比之下,被誉为国之重器的中国“华龙一号”核反应堆技术能够成功的前提却是,国家能源局牵头协调了中核与中广核的技术路线之争。

  行动中的欧洲人

  促成德法联合推动产业政策的导火索出现在2月6日。当天,欧委会基于欧盟反垄断法否决了法国阿尔斯通与德国西门子合并轨道交通业务的申请。理由是合并之后的西门子-阿尔斯通将成为垄断欧洲铁路市场的巨无霸,即便合并后的公司营收依然仅为中国中车(行情601766,诊股)的一半。

  △被反垄断斗士维斯塔格盯上的巨头不在少数

  欧委会的否决立即遭到了德法两国财长的激烈批评,法国财长勒梅尔当时就提出将在5月欧洲大选之后要求欧盟更改竞争政策、并加入更多的产业政策条款。

  2月19日,“德法轴心”走出了第一步。依据《德国国家产业战略2030》及《新工业法国》的规划,两国在柏林签署了《德法共同产业政策宣言》,其中就包括给予重点行业以财政补贴、改革欧盟反垄断法案以促进垄断性的欧洲冠军企业的诞生,甚至是由政府牵头组建垄断性企业。

  “现在必须要改革我们的竞争政策、重新审视我们的贸易政策,对于那些损害欧洲战略利益和价值观的外国企业需加以惩罚”,“我们在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制定的规则,现在已经不再适用了”。《宣言》签署两周之内,马克龙和默克尔就分别在《巴黎人报》和《德国经济之家》等各大渠道为该宣言背书造势

  4月初,勒梅尔更是亲自撰写《新帝国》一书为产业政策摇旗呐喊。

  4月29日,德法向欧委会提交了共同建设欧洲电池联营制造商的申请,迈出了产业政策的第一步。两国将为跨国电池企业投入60亿欧元,其中超过40亿欧元的投资将来自两国的私营部门,剩余的则由德法政府以财政补贴的形式提供。

  根据计划,两国将于2020年之后在法德分别建设一座超过1500人的电池工厂,而两年前收购了欧宝的PSA集团则会成为新电池制造商的首批客户。

  “作为法国总统,我不能眼看着我国电动汽车上搭载的电池100%来自亚洲”,“如果我们无法自主生产汽车软件和动力电池,汽车行业60%的产业附加值将从欧洲流失”,马克龙和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都将该计划视为欧洲企业反击亚洲厂商的号角。

  除了动力电池,由德法政府牵头、以空客为蓝本建立人工智能领域的跨国联盟计划也同样出现在了《宣言》之中。

  “这是数十年以来欧洲最有雄心的产业政策,任何单一的欧洲企业都无法和美国巨头抗衡,答案在于合作以及联合力量。‘Made in Europe’的人工智能技术应当在全球范围内享有和工业产品一样的声誉”,德法两国财长的口径完全一致。根据计划,这家专注于人工智能的联合企业将于今年年底成立,两国政府将在2025年之前投入30亿欧元的资金,希望以此缩小欧洲科技企业与中美的差距。

  不仅仅是建立垄断性企业,通过政府或军用项目竞标这一非市场手段刺激并扶持民用企业也被视为产业政策的有效手段之一。

  正如同无人驾驶的算法原型起源于2004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DAPRA)举办的沙漠挑战赛,以及美国空军在加油机招标中刻意偏袒波音公司一样,欧洲人也对政府项目的内部招标不再犹犹豫豫。

  在6月17日的巴黎航展上,德国、法国和西班牙三国宣布将在2040年之前投入500亿欧元研发第六代战斗机“未来空战系统”(FCAS)。这也是欧盟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单笔政府订单。

  不同于在研发第四代战机时法国达索和空客分别生产了阵风和台风两款战机,三国政府此次摒弃了内部竞争方案,转而选择以达索为主承包商、空客为分包商的形式,以行政力量促进两家飞机制造商的合作。此外,FCAS项目也将法国泰雷兹、法国赛峰、德国MTU、欧洲导弹集团等大大小小的欧洲知名航空航天企业尽数纳入合作框架之中。

  “通过FCAS项目,我们能够提升欧洲航空业以及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的研发实力,新技术最终将回馈到民用市场”,空客防务与航天公司CEO霍克(Dirk Hoke)的表态也印证了FCAS的意义并不仅在于一款第六代战机。

  多个项目的连续落地的确为产业政策在欧盟范围内的推广开了个好头,但是将产业政策“欧盟化”的道路却并非一帆风顺。无论是电池联盟、人工智能联盟抑或防务合作订单,披着“欧盟产业政策”之皮的诸多项目本质上依然是德法两大火车头的一意孤行。

  尽管早在去年12月,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在内的19个成员国就已经联合提议欧盟革新反垄断法,以便促成更多欧洲冠军企业的形成。但在欧洲大选之后公布的五年计划中,产业政策条目下并没有出现任何有关改革反垄断法的只字片语。外界普遍猜测,其中最大的阻力来自于荷兰和西班牙的国内压力。

  对于隐形冠军而非欧洲冠军的推崇,对于家庭作坊的青睐以及对于巨头企业的恐惧始终是产业政策反对者的正义性来源。

  继波兰之后会有更多的欧盟成员国为德法的产业政策欧盟化站队吗,又或者产业政策联盟最终会像欧洲防务一体化进程一样缩水变成一个“志愿者的联盟”?至少,探讨产业政策在越来越多的欧盟国家内已经不再是禁忌。

扫码反馈

扫一扫,反馈当前页面

咨询反馈
扫码关注

站长云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